苑小丰等:“一带一路”视角下大连海外产业园区建设问题研究

 

苑小丰刘亚非
 
  海外园区是以园区而非项目合作为载体的境外投资模式,是境外产业合作从环节合作向链条合作的转变,是产能转移向园区转移的演进。作为国际产能合作平台,海外产业园区既能系统解决企业“走出去”所面临的政治、法律、经济、文化等障碍,又能有效形成抱团、降低风险、保障企业海外资产的安全,已成为中资企业“抱团出海”的最佳载体。
 
  面对国际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和国内经济发展的客观需要,在我国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国际产能合作等背景下,大连应积极谋划,充分发挥和利用经济发展多年来积累的比较优势,以海外产业园区建设为抓手,积极推动石化、电子、装备制造等优势产能和先进制造产品“走出去”,实现传统优势产业效益提升,打造大连参与国际经济竞争与合作的新平台。
 
  一、概念及发展意义
 
  (一)概念
 
  海外产业园区,是指我国各级政府或企业在境外合作建设的或参与建设的,基础设施较为完善、产业链较为完整、辐射和带动能力强的加工区、工业园、科技产业园、经贸合作区等各类园区的统称。产业园区是产业集群发展的平台载体,可带来基础设施和配套资源的共享、综合交易成本的降低、技术溢出的创新环境等集聚经济效应,是现代产业发展的普遍趋势。实践证明,海外园区建设不仅是推动企业抱团“走出去”、避免企业“单打独斗”、规避海外风险的重要方式,更是推进本土企业通过扩展海外发展空间实现转型升级的关键抓手。
 
  (二)发展意义
 
  1.带动产业转型升级,促进国际分工合作
 
  当前,大连已进入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产业布局加快优化调整,势必带动一批成熟产业向外形成雁阵式梯度转移,促进国际产能合作。为顺应这种趋势,加快布局建设海外产业园区,创新发展海外飞地经济,可以延续大连企业的竞争优势,也能为大连产业升级腾出空间。
 
  2.助力消化过剩产能,形成资源有效配置
 
  去产能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要内容,也是掣肘大连经济发展的现实因素。在全球化时代,大连产业结构调整不仅要考虑到国内产业结构变化的一般规律,更要考虑经济全球化时代世界经济联系。我们的过剩产能对某些发展中国家、地区来讲,很可能是经济发展亟需的技术和生产能力,潜在市场很大。建设海外产业园区将促进过剩产能向境外有序转移,带动大连设备、产品及服务出口,盘活沉淀资本,为全市经济寻找新的增长点。
 
  3.增强集群发展效益,促进对外贸易发展
 
  海外产业园区成片规划开发,相对于单项建设有利于优化商务环境,实现资源共享;企业抱团进驻,有利于降低投资和运营成本,激发企业产能境外输出的热情与信心。此外,大连企业在境外投资,不仅能够加强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经贸往来,缔结紧密的战略合作关系,也可以直接绕过一些贸易壁垒,为大连企业赢得更多与全球企业公平竞争的机会。
 
  二、背景及发展现状
 
  (一)发展背景
 
  过去 30 多年,以经济特区、各类开发区和园区等特殊经济空间为载体推动经济发展是我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重要经验之一。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我国开始从全球尺度上谋划、配置资源,逐渐开始进行海外产业园区方面的研究与探索。1999 年海尔集团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卡姆登市兴建工业园;2001 年我国企业在巴基斯坦兴建拉合尔工业园;2004 年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设立天津美国商贸工业园;2006 年商务部出台《境外中国经济贸易合作区的基本要求和申办程序》,正式启动了鼓励扶持企业建设境外经济贸易合作区的工作;2008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同意推进境外经济贸易合作区建设意见的批复》,全面推进境外经济贸易合作区建设。党的十八大以后,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建设以来,海外产业园区建设步入了高速发展期,成为我国与沿线国家间合作的主要内容和重要名牌。2017年国务院提出,将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引领,按照“互利共赢、共同发展”的原则,指导中国企业根据东道国实际需求,积极稳妥建设合作区,推进海外园区建设发展。
 
  (二)发展现状
 
  在“一带一路”建设的推动下,我国已建成一批初具规模的海外产业园区,其中较具国际影响力的有中白工业园、埃及苏伊士经贸合作区、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巴基斯坦海尔-鲁巴工业园、马中关丹产业园等示范园区。据相关部门统计,截至20176月底,纳入商务部统计范围的境外经贸合作区总计103个,其中已通过商务部、财政部确认考核的境外经贸合作区共20个,2017年新增纳入统计的境外经贸合作区有31个。已建成的产业园以工贸型产业园和综合型产业园为主,入园企业多从事能源、资源、农业、轻工、冶炼、电子、建材等行业,园区开发企业一般为民营行业龙头企业及大型国有企业。
 
  从投资定位层面看,园区多位于产业基础好、社会稳定的国家;从投资国家层面看,中国投资的海外园区多指向邻国,邻近效应显著;从投资区域层面看,沿海省市对外投资活跃,形成较为明显的比较优势。
 
  三、建设大连海外产业园区的必要性与可行性
 
  “十三五”期间,随着新发展理念的逐步深化,大连面临的城市竞争更为激烈,海外产业园区将成为新形势下大连强化国际产业交流与对接,重塑发展新优势的重要平台。同时发扬海外园区在“一带一路”中独有的产业规模化、集约化、便利化、风险规避化等优势,也将强力助推大连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大格局。
 
  (一)必要性
 
  当前,大连对外发展面临竞争压力较大,强化国际产业交流与对接,重塑发展新优势的问题亟待解决。一是陆路辐射受阻。大连内部腹地集中在东北地区,与上海、天津、广州等城市服务的长三角、京津冀、港珠澳地区相比,经济规模小、活跃度低,区域内产业体系趋同,竞争大于支撑,很难寻求更多发展空间。对外通过俄罗斯辐射欧洲的地缘优势尚不成熟。伴随重庆、西安、成都等中西部枢纽城市借力高铁经济迅猛崛起形势下,愈加面临边缘化危机。二是海上竞争受压。大连海上辐射区域向西进入京津冀,融入环渤海区域,向南进入华东地区,进而融入长三角区域,向东进入日本、韩国等海外区域,交通方式以海运为主。整个区域坐拥环渤海地区的天津港、秦皇岛、京唐港、曹妃甸港,以及东北地区的营口港,几大港口集中在半径不到200公里的范围内,密集度较大。2017年大连港货物吞吐量同比增长4.3%,增幅同比下降1个百分点;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增长1.3%,增幅同比下降0.1个百分点。大连海运市场竞争力在不断削弱。三是传统输出受限。大连对外输出模式主要局限于产品输出,受制于全球经济疲软、外需不振等因素影响,这种传统输出模式受到较大冲击。2017年全市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和金属制品出口同比分别下降11.3%26.8%16.5%。虽然大连一直积极推进海外并购,像瓦轴集团公司并购德国百年轴承企业KRW公司、远东工具并购瑞士曼尼格雷公司等,实现产业输出新方式,但这种方式尚未完全推开,对全市化解产能过剩的引导作用和整体发展的带动作用相对有限。
 
  (二)可行性
 
  园区模式具有抱团出行、聚集效应、带动区域发展等特点,结合自贸区对外发展的政策性优势,对于建设大连海外产业园区具有较强的可行性。从对外基础看,大连出口市场已扩展到全球214个国家和地区,具有稳定的贸易基础。其中包括东盟、中东等新兴市场,而且通过“一带一路”战略,可以延伸到中亚、非洲等国家。这些国家大多与我国接壤,拥有明显的地缘优势,可为产业规模化发展的海外园区提供快捷的物流通道和低廉的物流成本。从外部需求看,“一带一路”国家多属于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基本保持在同一层面,且又各具特点与优势,彼此产业互补性明显,有较好的产业耦合性。而且,这些国家普遍对石化、电子和装备制造等需求较大,这些也正是大连的优势产业和相对过剩产业,产业转移需求得到满足,双方合作具有广阔空间和良好前景。从发展潜力看,海外产业园区可为东道国提供大量就业岗位,也能为东道国上缴数目可观的税收;同时这些国家拥有木材、橡胶和石油等资源,利于企业直接投资,快速发展,形成成本竞争优势。而且相关国家与欧盟、美国都签署有免税、合格工业区等协定,利于大连企业进一步面向欧美市场。从合作意愿看,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驱动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外开放程度加大,希望通过开放提升经济发展水平,改善国家落后状态,因此谋求互利共赢的主观意愿不断深化。大连作为沿海开放型城市,对外开放程度和发展水平相对较高,2017年,大连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外贸进出口总额达到1087.7亿元,同比增长12.9%,贸易交往不断加深,为园区合作进入实质性运作注入重要内在动力。
 
  四、相关园区发展的经验启示  (一)“筑巢引凤”模式
 
  柬埔寨西港特区建设,注重做好分期规划,路、水、电、气等基础设施建设到位,遂吸引项目进区入园。西港特区10年前尚是荒山野岭,如今首期5平方公里区域已变成活力园区,园区土地升值超过10倍,入驻企业除了94家中资企业,其余分别来自欧美、日韩和柬埔寨当地。
 
  (二)“资源引导”模式
 
  坦桑尼亚新阳嘎农工贸现代产业园建设围绕资源展开。该园区区别于多门类招商,紧扣棉花这一优势资源,形成主体产业发展模式,由一家中资企业(海企纺织坦桑尼亚有限公司)演变发展而来。由于当地棉花及劳动力价格较低,企业利用当地优质棉花纺成纱后销往国内,销售收入大幅增长。在兴建产业园计划启动后,企业积极寻求棉花种植、技术指导等中方合作伙伴,并与坦方达成初步协议,计划租赁数千公顷土地,培训雇佣当地农民种植,在提高农民收入的同时,创造了更多的工作岗位。
 
  (三)“项目带动”模式
 
  阿联酋中阿产能合作示范区是两国的国家专项,由江苏发改委牵头推进,以政府搭台、国有企业主导为开发模式,聘请中资公司高起点制定园区建设规划,园区设立管委会,回应解决入园企业相关诉求。通过这种模式整合资源,避免企业单打独斗缺乏话语权等弊端,最大程度发挥政府机构优势,帮助企业化解政治、法律、政策等境外投资风险。
 
  五、对策建议
 
  海外产业园区的发展建设,取决于园区的投资方向、商业模式、合作国发展诉求等多个方面,更在于政府的积极引导与科学谋划。为此,大连海外产业园区在开发过程中应着重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一)细化选点布局,寻求共同价值
 
  加强海外调研考察,在“一带一路”的中亚或东南亚等国家中率先选择确立产业园区位置,与当地政府协商签署协议,确定园区的土地、供水、供电、安全和税收等问题。在选取投资方向、制定主导产业上,需要因地制宜,通过对东道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等外部环境的分析,评估产业的发展环境、行业发展前景和政策导向;对园区内部环境、资源及优势、外部竞争等因素进行分析比较,同时需考虑投资主体的主营业务优势,以明确园区的总体功能定位和产业定位;平衡各投资方的发展诉求,寻求境外经贸合作区共同的合作价值。
 
  (二)强化运营管理,形成发展合力
 
  突出“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发展模式的优势,由开发主导企业联合社会资本、市政府和东道国政府成立产业园区管委会,由管委会负责社会事业,管委会下设的运营公司负责园区的开发建设、实体经营和日常园区管理工作;以自贸区为主体发展区域,作为海外园区建设的发展平台,释放对外政策优势;设定产业转移目录,特别是注重列入产能过剩行业的重点企业;鼓励由大型国企、行业龙头企业牵头,带动一批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联合出海”,由单一企业“走出去”向多企业、多产业联合经营转变,形成集群发展竞争力。
 
  (三)完善服务保障,增强发展效益
 
  申请亚投行“一带一路”建设资金、创建海外园区投资发展基金和开设园区企业股权投资基金,形成国际资本、国家资本和社会资本融入,保障海外产业园区各项建设的稳步推进;引导商业性保险机构、投资开发企业加入海外工业园区建设,为风险项目、订单抵押、设备租赁等提供金融服务,降低企业发展风险,减轻建设资金压力;借助“中国方舟”、“瀚闻资讯”等交易平台和大数据资源优势,为园区相关行业企业提供国际需求动态监控网络和共享系统,充分融入“一带一路”打开国际市场。
 
  (作者单位:辽宁省大连市统计局)
 

最新信息 6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