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统计局 武汉市统计局
统计分析

农民收入高增长 乡村振兴绘蓝图 — 新中国成立70周年武汉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之二十

 

 农民收入高增长  乡村振兴绘蓝图

新中国成立70周年武汉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之二十

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后,从家庭联产承包制出发,到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打造“三乡” 工程品牌,农村经济跨越式大发展,农村面貌日新月异,农民收入大幅增长,生活质量明显改善,农民生活实现了从基本解决温饱到基本实现小康,再向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大步迈进。

城乡居民收入变化 单位(元)

 

一、农村经济跨越式发展,居民收入高速增长

国家统计局武汉调查队抽样调查资料显示:2018年,武汉市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42133元,其中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62年的68元增加到2018年的22652元,增长332.1倍,年均增长10.9%。

1962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8元;1993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首次突破千元,达到1015元;2007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五千元,达到5371元;2012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万元,达到11190元;2017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两万大关,达到20887元。

(一)外出务工队伍壮大,工资性收入成主要来源

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为农村富余劳动力向城市生产一线大规模转移提供了空间,外出务工队伍的不断发展壮大,为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持续快速增长提供了支撑,工资性收入逐步成为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主要来源。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11001元,占收入比重的49%。

(二)特色农业兴起,经营性收入质量更优

改革开放初期,农民经营性收入主要依靠种养业传统农产品生产,进入90年代,在满足自给自足的基础上,花卉、苗木、特色种养殖等高附加值产业逐步兴起,农产品加工和休闲服务业等领域交融发展,特色农业迅速发展为农村居民收入增长新动力,第三产业占比不断提高。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家庭经营净收入5276元,占收入比重的23%。

(三)农村资源要素改革,财产性收入范围更广

随着农村土地产权制度不断健全,农业集约经营的发展,土地补偿收入、土地流转收入、闲置房屋租金收入逐渐成为我市农村居民财产性收入新亮点。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财产净收入1095元,占收入比重的5%。

(四)惠农政策兜底,转移性收入成新亮点

随着各项强农惠农政策的相继出台,对促进农民增收发挥了重要作用。新农合、新农保的全覆盖为农民养老、看病提供了兜底,2012-2018年期间,武汉农村居民养老保险最低标准由每人110元/月调整至280元/月,“精准扶贫”的实施,为困难农民给予了更多保障。转移性收入占可支配收入比重呈逐年上升趋势。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转移净收入5280元,占收入比重的23%。

2018年农村居民生活消费支出结构(单位:元)

 

二、农民生活殷实富裕,消费方式提档升级  

伴随农村居民收入的持续增加,农村居民的消费观和消费质量都发生了较大改变,吃穿住等生存型消费支出占比逐年降低,教育娱乐、交通通信、医疗保健等发展型、享受型消费支出占比不断上升。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17520元,较1978年年均增长13.4%。农村居民人均消费增速高于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速水平。

(一)食品消费结构逐步优化,由“没得吃”向“变化着吃”转变

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食品烟酒消费支出5043元。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首次低于50%是在2002年,达到48.2%;首次低于40%是在2012年,达到39.7%;2018年首次低于30%,达到28.8%,生活质量显著改善。

(二)衣着消费愈加讲究,从“实用”向“时尚”转变

新中国成立初期,人民衣着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往往一件衣服穿几年,一件衣服兄弟姐妹接力穿。七十年后的今天,随着购买能力提升,快递最后一公里的打通,消费渠道丰富,进入了时尚、个性的“一季多衣”阶段。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衣着消费支出908元,较1978年14.1元年均增长10.9%。

(三)居住条件日趋舒适,由“遮风挡雨”向“宽敞舒适”转变

新中国成立初期,农村都是低矮破旧的土坯房,80年代逐渐有了砖瓦房。改革开放后,砖混材料的房屋,占比为69%。自来水入户率达98%,家用热水器百户拥有量92.5台,彩色电视机118.3台。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居住支出4632元,,较1978年9.7元年均增长16.7%。

(四)主要耐用消费品更迭加快,从“没有”到“普及”

新中国成立初期,电灯电话是很多人对社会主义生活向往的标志,进入八十年代“老三件”(自行车、缝纫机、手表)迅速普及;经过时代的变迁,已被平板电视、电动车等取代,家用座机经历了从无到有,由盛到衰,百户拥有量从2007年最高峰时的79台,降到了2018年的20.5台,移动电话成了每个人的标配,百户拥有量达243.4部。洗衣机、冰箱、空调等当年的奢侈品已进入全面普及,百户家庭拥有量分别为90.4台、98.7台、115.1台。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生活用品及服务支出916元,较1978年5.6元年均增长13.6%。

(五)现代交通通信进入日常,从“出行难”“通讯难”到“简单便利”“四通八达”

城乡一体化的发展,加快了农民在农村与城区的流动频率,农民进城的目的从赶集探亲也转变为务工和消费,村村通公交极大方便了农村居民的出行,家用汽车也开始驶入农家。通讯方式从50年代的走几里路电报、寄信发展为现在的足不出户,站在田间地头就能电话、手机视频,极大地方便了农民的通讯方式。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交通通信支出1974元,较1983年1.2元年均增长23.6%。

(六)教育、文化娱乐支出稳步增长,从只管“吃穿”到关注“教育

越来越多的农村居民在满足物质生活消费的基础上,逐渐注重教育、休闲娱乐等精神生活方面的追求,更加注重子女教育、自身素质提高,参加学历教育、技能培训等成人教育日益增多,精神文化生活也更加多元化,外出旅游也成为时尚,相关消费支出不断增加。2018年农村居民教育文化娱乐支出1620元,较1978年2.4元年均增长17.7%。

(七)医疗保健意识不断增加,从“小病靠熬”到“有病及时医”

农村新农合制度的实施,为农村居民看病治病提供了保障,农村居民有病及时治的观念不断增强,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得到了有效解决。2018年,农村居民医疗保健支出2055元,较1983年4.7元年均增长18.9%。  

注:

1. 2013年全国城乡一体化住户调查改革后,城镇居民收入名称由“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调整为“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按照国家统计局要求,自2013年起只发布新口径数据,不再发布老口径数据。 

2. 2013年全国城乡一体化住户调查改革后,原“经营性收入、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调整为“经营净收入、财产净收入和转移净收入”。与2013年前的数据在调查范围、调查方法和指标口径上有所不同。

3. 2014年,由于国家统计方法制度改革,城市居民居住支出调查范围、调查口径有所调整,居民住房支出包含了自有住房折算租金。

最新信息 6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