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统计局 武汉市统计局
统计分析

从价格机制变革看新中国成立70周年武汉物价走势— 新中国成立70周年武汉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之二十一

 从价格机制变革看新中国成立70周年武汉物价走势

 

新中国成立70周年武汉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之二十一

 

新中国成立以来,武汉市委市政府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各项决策部署,经济社会事业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素有经济运行“晴雨表”之称的价格客观详细记录了各个阶段的变化历程。七十年来,武汉物价指数在不同的经济背景下,呈现出各异的运行特点,但波动幅度逐渐趋缓,同时价格波动轨迹也与各阶段的价格机制改革相对应,印证武汉的时代变迁。

一、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物价走势(1949年-1978年)

(一)国民经济恢复时期

新中国成立初期,由于武汉市工农业生产尚未恢复元气,市场上物资匮乏,刚刚形成的国营和合作社商业还不能够控制市场,市场上物价一度大幅度上升。1950年与1949年相比,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升98.3%,在此基础上,1951年又比1950年上升12.6%。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武汉市市场物价总水平出现的第一次高峰。

进入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国家为了加强国营经济对市场的领导,对粮、油等重要生活消费品实行了统购、统销政策,规定了重要工业品的出厂价格,这样起到稳定市场物价的作用。1957年,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指数比1952年上升7.2%,平均每年递升1.4%。

(二)国民经济调整时期

由于经济工作中“左”的指导思想错误,加上从1959年起,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导致市场上粮食和副食品供应紧张,由于供求矛盾突出,使市场物价又形成大的波动。1960年,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指数比1959年上升3.1%,1961年又比1960年上升23.5%,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武汉市市场物价总水平出现的第二次高峰。为此,武汉市对居民生活必需的粮、油等18种商品和服务项目的价格实行冻结,并对其中的部分消费品定量平价供应,经过调整,从1962年开始,市场物价明显回落。到1965年,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指数比1961年下降10.3%,平均每年递降2.7%。

(三)文化大革命”时期

国民经济经过调整后,出现了好的势头,1965年,国家提出了合理调整物价的五年规划,规划刚开始,就被骤然开始的“文化大革命”所中断,国民经济遭到严重的破坏,市场物价面临失控的危险。1967年,按国家统一布署,武汉市对主要消费品的牌价实行了冻结,并加强了市场物价的管理,确保了市场物价的稳定。1976年与1965年相比,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指数下降0.5%。

二、价格改革攻坚时期的物价走1979年-1998年)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开始经济体制改革,价格改革伴随着经济体制改革也相应开展并不断深化。从改革之初的理顺不合理价格体系,到建立以市场形成价格为主的价格机制,对价格改革规律认识不断深入,对价格波动调控能力不断增强,渐进地建立并完善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价格体系。随着体制的转变、经济的腾飞,近四十年间,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经历了特点不同的五轮波动周期。

1:武汉市1978年—1988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变动情况

(一)物价改革探索时期(1978年—1988年)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了全党工作的重点开始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决定对过去的经济管理体制进行改革,开始探索和建立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新的经济体制。作为经济体制改革的主要组成部分的价格体制改革,按照中央统一布置,1979—1989年,武汉市从提高农副产品收购价格和8种副食品零售价格开始,价格改革工作全面展开。若将这一历史时期加以细化,则又可以分为如下2个历史阶段。

1、改革的探索阶段(1979年—1983年)

这一阶段,是改革的初级阶段,其特点是“调放结合,以调为主”,“调整”主要选择的是以农产品价格为改革突破口,逐步缓解了农产品价格严重偏低与工业品比价不合理状况,“放”主要是在1982年分期分批放开了612种工业小商品的价格,实行市场调节,企业定价。在这改革的5年中,由于商品价格的调整是有升有降的,因此,市场物价总水平变化不大。1983年,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指数比1978年上升13.1%。

2、改革的推进阶段(1984年—1988年)

这一阶段,突破了“计划调节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旧观念,将价格改革迅速向前推进。其特点是“调放结合、以放为主”。放开的商品主要有猪肉、鲜蛋、水产品、鲜菜、名牌烟酒以及自行车、黑白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收录机等,在这阶段,由于放开商品面较大,加上管理配套措施未能及时跟上,结果造成市场物价大幅度上升。1988年,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涨20.5%,成为自1979年价格改革以来市场物价总水平出现的第一次高峰。

1988年与1983年相比,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指数上升60.1%,平均每年上涨9.9%,比价格改革头五年平均上涨速度高7.4个百分点。

2:武汉市1989年—1998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变动情况

(二)治理整顿与调整时期(1989年—1998年)

针对前一阶段,市场物价上升幅度过大,并贯彻中央提出“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财政金融双紧的政策精神,武汉市提出了“控制物价、稳定物价”的要求,以控制物价总水平为工作重点,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如坚决稳定关系人民生活的粮、油等必需品的零售价格;严格控制提价措施的出台等,经过一年时间的整治,成效显著,市场物价形势出现明显的好转。1990年,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指数比1989年仅上升3.0%,升幅比上年下降10.4个百分点。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巡发表重要讲话后,全国上下掀起改革的高潮,武汉市的价格改革也由此加大力度。其特点是:“先放后治,加强调控”。改革的重点转到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新体制上。首先,1992年,武汉市继续大规模放开了粮食及其制品、牛肉、酱油、豆制品、鲜牛奶以及理发、照相、浴池等与居民生活相关的商品的零售价格和服务价格,进一步理顺了价格关系,促进价格形成机制的转换。其次,强调宏观调控,抑制市场物价总水平的大幅上升。1992年,由于大规模放开商品零售价格,使武汉市1993年和1994年,连续两年市场物价总水平大幅上升,1994年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指数上升26.3%,也是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物价总水平上涨的最高峰。为了加强调控力度,1994年开始,国家对各地市场物价总水平进行监控,实行了价格目标责任制管理。经过几年综合治理,市场物价总水平明显回落。1998年,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比上年下降2.6%,自价格改革以来,市场物价总水平首次下跌。

3:武汉市1999年—2005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变动情况

 

三、市场价格机制全面建设期物价走势(1999年-2018年)

(一)价格改革深化时期(1999年—2005年)

1999年开始,价格改革进入了全面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价格机制的新阶段。在价格调控上,国家着力于积极运用价格杠杆扩大内需,研究如何应对入世挑战;加强对放开价格的监管,平抑了因“非典”、禽流感疫情引发的价格异常波动,同时实施了“两条控制线”、政府调价项目报备、价格调控目标通报等调控措施。我国资源价格逐步改革,国际油价与国内成品油价格关系逐步理顺,多次上调了成品油价格,上调了电价、液化气等生活用能源价格,同时疫情导致食品、药品价格攀升,形成了结构性的上涨,也推动了居民消费价格上行。1999年—2005年7年间,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累计上涨了2.9%,年均上涨0.4%,进入良性发展的轨道(见图3)。

这一周期为价格运行低潮阶段,7年间出现了三次负增长,由于前期物价连续多年的较快上涨,国家采取了稳价措施加以控制,同时,这一时期世界经济发展放缓,国际、国内需求相对低迷,CPI涨幅不但大幅回落,而且出现下降之势。最低出现在1999年,下降3.9%。2001年和2002年分别下降0.5%和1.4%。

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国内经济进入新一轮上升期,武汉市城镇化建设步伐加快,投资、出口需求增长呈现强劲态势,2003—2006年间CPI基本稳定在温和上涨区间运行。这一阶段国家对价格的宏观调控主要表现在防止价格再度出现大幅上涨,所以,几年来价格运行相对平稳,价格涨幅相对较小。

4:武汉市2006年—2011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变动情况

 

(二)输入型通涨带来的价格结构性上涨时期(2006年—2011年)

2006年之后,物价变化受国际价格影响更胜从前。国内市场价格与国际市场价格形成了有效连接,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价格的变动开始影响我国的市场物价走势。输入性通胀、通缩也会影响到我国。另一方面居住类价格对CPI的拉动因素越来越强。这一周期共经历了6个年度,各年CPI波动幅度分别为1.4%、4.1%、5.7%、-0.6%、3.0%和5.2%,累计上涨20.2%,年均涨幅3.1%。

2006年底起,受养殖成本增加、消费需求量扩大以及运输成本上涨等因素影响,食品价格快速上涨,加之国际大宗农产品、能源价格的不断攀升,2007—2008年,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表现出以食品和居住价格拉动上涨为特征的结构性上涨,连续两年涨幅超过4.0%。这段时期,居民消费价格上涨表面是由于食品类和居住类带动,但背后与国家结合经济发展冷热程度,推出的货币、财政政策密切相关;也与国际经济状况相关。

2007年—2008年,在猪肉价格领涨下,食品价格涨幅达11.2%、14.1%。从居住类来看,2007—2008年年居住类每年涨幅平均超过5%,这两年呈现出较明显的物价结构性上涨压力,也导致2008年居民消费价格上涨5.7%,为本轮周期的最高点。但未出现类似于1989年、1994年那样的经济过热导致的通货膨胀局面。2009年由于国际金融危机带来通缩风险,价格总水平呈现回落的态势。2009年下半年开始,在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刺激下,我国宏观经济运行积极变化因素增多,经济总量和供求都发生了积极的变化。武汉市经济在大环境下企稳回升的趋势基本确定,CPI也从2010年开始,重回正增长区间,并在年内处于持续涨幅扩大态势。2010年,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上涨3.0%。2010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我国经济也受到影响,为了保证经济增长,国家推出了四万亿的投资计划,由此产生的流动性大大超出了经济所需,导致CPI的增幅不断增加形成价格通胀,仍表现为食品价格和居住价格上涨为主,结构性上涨的特征非常明显。2011年,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延续上年的上涨势头,全年同比上涨5.2%。这一年价格上涨原因主要有三方面:一是输入性通胀压力;二是前期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时,新增信贷规模较大对价格上涨造成了滞后影响;三是劳动力成本和生产资料价格的持续提高。总体来说,这个阶段CPI虽有一些波动,但相对前面几个周期的价格剧烈波动,价格运行稳健,开始进入平稳态势。

(三)市场主导时期(2012年—2018年)

5:武汉市2012年—2018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变动情况

 

这一时期,市场化价格体系已较为健全,市场价格运行机制日益完善,加之市场供需趋于平衡,国内经济由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武汉市物价波动稳定性明显加强。在此基础上,价格深化改革进程仍在继续。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迈入深水区,价格改革进入攻坚阶段。这一阶段的价格改革重点集中在进一步完善重点领域价格形成机制,充分发挥价格杠杆在降成本、调结构方面的作用。为促进节能减排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完善资源类公共产品价格运行机制,武汉市前期酝酿推行的政策性调价项目陆续出台,水、电、管道天然气等公用事业项目阶梯价改革方案陆续落地实施。药品定价由政府限价走向市场化,武汉市多次下调本市国家基本药物目录药品最高零售价格。2015年6月1日起,全国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政府不再直接限制市场交易价格,而是通过强化医保、采购和价格行为等综合监管,引导药品市场价格合理形成。武汉市分别于2016年2月1日、2017年1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分五批完成144家公立医院医保支付价格调整工作,公立医院的医保药品、诊疗项目和服务设施价格均已按公立医院改革的相关要求调整到位。医疗保健、居民物业管理费、学前教育收费等多个项目价格以升为主。

2012年—2018年,武汉市CPI累计上涨15.7%,年均上涨2.1%。CPI分别上涨2.8%、2.4%、1.9%、1.4%、2.4%、1.9%和1.9%。温和的物价水平为“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提供了较为宽松的市场环境。这一周期内价格运行呈现这样几个特点:

1、总体运行平稳。这一时期,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累计上涨15.7%,年均上涨2.1%,总体趋于平稳。

2、物价波动趋缓。这一期间,武汉市居民消费价格水平分别上涨2.8%、2.4%、1.9%、1.4%、2.4%、1.9%和1.9%,7年的上涨幅度均在3.0%以下,价格处于温和可控的平稳区间。与上一周期相比,价格波动幅度明显缩小,涨幅更加平稳,表明本周期经济发展相对稳定、宏观调控水平提高、价格形成机制逐步完善。

3、服务项目价格涨幅高于CPI及消费品价格。这一期间,武汉市服务项目价格累计上涨22.0%,年均增长2.9%。随着武汉市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深,人口红利逐渐降低后,人工成本逐步上升,服务项目价格如家庭服务、家庭设备加工维修服务、衣着加工服务、个人服务、车辆修理服务呈现出快速上涨的苗头。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受劳动用工、水价、教育服务等服务性收费价格上涨影响,服务项目价格涨幅明显高出CPI、消费品价格涨幅,在2014年达到峰值后2015年略有回落,2016年涨幅再次长高,2017年达到峰值,涨幅为4.9%,2018年涨幅回落至2.3%。

四、武汉市价格改革的成就和经验

新中国成立以来,以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重要标志,在此之前,我国经济主要是计划经济,价格管理体制高度集中,因此,武汉市在这段时间内市场物价总水平虽保持了基本稳定,但生产、流通领域中积累的问题较多、市场上物资匮乏,国民经济发展缓慢。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中央提出“对内搞活经济,对外实行开放”的方针,开始探索和建立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新的经济体制。以1979年提高农产品收购价格和8种副食品零售价格为起点,武汉市价格改革全面展开,经过40年改革和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通过坚持以市场化为目标,实行渐进式改革模式;建立物价上涨联动机制,保障低收入群体基本生活;建立监督检查预警机制,规范市场价格秩序;稳妥推进价格改革,助力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抑制“通胀”和防止“通缩”,促进国民经济健康发展等等手段,使得市场性质发生根本转变,建立和完善了主要由市场决定的价格形成机制和运行机制,市场上商品出现供大于求,买方市场逐步形成,国民经济发展速度明显加快,人民生活水平有了较大提高。

 

最新信息 6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