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夏区规上服务业发展情况报告

全区规模以上服务业运行情况总体平稳。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交通运输业偏重较大、部分行业层次不高,但也存在企业规模普遍较小等问题,保持服务业持续稳定发展仍然面临较大的困难与挑战。
一、我区规上服务业的特点
(一)规模以上服务业增长平稳
2019年1-10月,我区规上服务业企业(不含批零住餐和房地产开发企业,下同)110家(需剔保留同期数企业),实现营业收入355.7亿元,同比增幅11.08%,按国家服务司调标后,其中有44家小规模单位不符合规上标准被迫下户,18年下户2家背负同期数企业,共计46户,营业收入1.2亿元,占比总营业收入的0.33%,占比总户数41.8%。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整体运行稳中有升。
(二)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占比重
2019年1-10月,我区规上服务业中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实现营业收入310.8亿元,同比增幅9.71%,占全区比重87.3%;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实现营业收入32.2亿元,同比增幅19.7%,占全区比重9.1%;这两个门类营业收入占全区比重达到96.4%。
(三)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租赁与商务服务业营业收入保持快速增长
2019年1-10月,我区规上服务业中,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实现营业收入1.5亿元,同比增长118%;租赁与商务服务业实现营业收入3.19亿元,同比增长59.8%。这两个门类营业收入增幅大幅超过全专业平均增幅。
 

(四)规上服务业企业成长较快
2019年1-10月我区规上服务业企业110家,比2018年1-10月净增企业24家,其中纸坊、藏龙岛、金港服务业企业成长较快。
 
 
二、存在的问题
(一)服务业企业规模不均衡
2019年1-10月,全区110家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中有8家企业营业收入超过亿元,仅占全部规上服务业企业家数的7.2%,而营业收入却占94.6%,其中武广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营业收入260.9亿元,占全区营业收入80.6%;余下的102家企业的营业收入仅占5.3%,营业收入在1000万元以下企业有54家,占全部规上服务业企业家数的49%。由此反映出我区大部分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多为中小型企业,整体规模偏小,自身实力偏弱,抵御市场风险能力相对较差,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企业自身发展,使我区服务行业发展后劲略显不足。
(二)区域发展不均衡  
我区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主要分布在纸坊街和四个园区,各街道、园区发展水平不均衡。从地域分布看,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主要集中在纸坊、藏龙岛、大桥、庙山和金港,合计99家,占全区企业数的90%。其中,纸坊家数最多,占全区企业数的35.5%。从企业规模看,四个园区企业规模领先于其他街道。
 

(三)企业数量和规模在新城区优势不明显
我区规上服务业企业110家,个数在新城区中排第二;营业收入320.1亿元,总量在新城区中排第一,同比增长12.4%,增幅居新城区第一位;营业收入过亿元企业数6家,居新城区第二位。除开一家独大的武广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我区109家规上服务业企业营业收入仅有59.2亿元,企业数量和规模在四个新城区中优势不明显。
三、几点建议
(一)优化产业结构,积极培育新兴服务业企业
优化服务业内部结构,在确保传统行业健康发展的同时,抓住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契机,大力推进新兴服务业行业发展。推进文化旅游、商贸物流、电子商务、网络信息、生命健康、金融服务等产业规范化发展。抓住打造全域旅游的关键时机,大力发展乡村旅游,推进生态、文化、休闲、旅游多元一体化发展。积极发展高效能、高环保、高质量的新兴服务业,发展科技含量高、具有关联带动性的现代服务业,增强服务业企业经营活力,促进服务业良性发展。鼓励小微行业,形成以大带小,以强带弱,互相扶持的良好局面,充分发挥腾讯科技、百捷集团、安吉物流等大企业的带动作用,促进我区服务业快速发展。
(二)发挥基层统计部门作用,拓展新的经济增长点
加强区、街、村(社区)三级联合协作,充分发挥基层统计站的作用,各街道及相关职能部门要通过实地调研,摸清重点服务业企业生产状况,梳理、培育规模以下企业进规入统,力促增产增量。对辖区内服务业企业要及时掌握经营情况,随时关注企业发展动态,对达到标准的要及时纳入规上服务业统计范围。
(三)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深化各项改革,完善与优化服务经济发展政策和环境,营造良好的服务业发展环境大力发展服务业。建议建立指导服务业发展的统一协调机制,要对服务业在用水、用电和用地上实行与制造业同等政策,对服务业集聚区应给予与工业开发区相同的政策扶持。切实加大对企业在贷款、税收等方面的政策扶持力度,帮助企业降低运营成本,减轻经营负担。建议设立服务业发展引导资金,主要用于影响大、带动力强、示范效应明显的服务业重点项目的贴息或补助,重点扶持生产性服务业集聚区、现代物流、商务服务业、信息服务业等领域的重点项目建设。同时,要降低服务业重点领域的准入门槛,创新管理机制,吸引民间资本积极参与,逐步形成服务业总体规模扩大,多行业全面开花的良性发展局面。